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在永恒的瞬间,刻下你的容颜!

泊一生流浪,觅一世悠然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流浪·悠然  

2011-10-15 10:20:20|  分类: 散文,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流浪·悠然 - --流--浪-- - 在永恒的瞬间,刻下你的容颜!

 

流浪·悠然 

/---

 

你说,三年;然后,开始沉睡;我把心埋进湖底,等待着,悠然的岁月,吹皱一波涟漪

 

【慧风*文幻】

 

当我在望着月亮的时候,你是否也在望着我?

花飞彼岸,蝶舞倾城。孤寂的竹笔,用不甘,缓行宣纸之上,竭思尽念地描摹着一记飘渺的景致,情淀墨新;城池半阙,琴音半盏,就够;可见,九天之上,沧月敛辉,昔影翩跹,刹那忘年。

犹记芳华三尺剑,潇湘侧畔醉红颜。

千秋,太短;万世,亦不长;所谓得失,本就不是我一介凡俗能解,唯以文言心,我的世界,与你相关。

 

一阵风,吹来了我最美的风景,于是,驻足,沉醉。

剖开心肺,掏出我潜藏已久的所有缱绻,盈捧掌间,许你一个亘古的诺言;你笑,共我把盏,同举辉月,一个约念就此萌生。

此后的字里行间,你的柔情,我的流连,遁出世外。尽管短暂,也宁愿天真。

心田园圃,我的玫瑰,只为你一人,而种。

 

我知,相对于时光,世间万物皆是虚幻,况你我;我仍愿为你,寻一片幻中之幻的江湖,让你从此莫悲,哪怕亦不喜。

承我,在属于你的世界里,莫再因欢笑而掩饰心中的伤痛,亦无需惦记这个世界中的繁芜,只因,我亦不再。

你只要相信,我心依然,此间再无辞藻,来将言尽。

虚又如何,幻于自然。

 

【画圆*绘心】

 

咬破食指,划虚空为笺,用一条均匀的弧线,完成起点和终点的重合,以你,为圆心;形似沧月琳琅时的符号,没有千古沉淀的内涵,注定的,徒劳。

你,远在千里之外,而我用目光,冻结秋水,烟波逝去,我,依然望不见。

是否,是故事,结局如何就不再重要?我不懂,或不愿懂,或永不会懂。

终于,从树干规则的年轮中,我还是找到了三百六十五个日夜残留的痕迹;除此,无它,秋还是一样的,凉。

 

这一季的十月,初时,雨一直下;因为看不到月,心中便少了一片苍茫,似乎也忘记了月色的模样;寂静的夜里,风,却依然肆无忌惮。

我已然相信,红尘中真的有宿命,至于轮回,没有人告诉我。

传说?神话?只不过是,一段段荒诞不羁的情节,一个个自欺欺人的玩笑;于是,潮落了,花儿也谢了,时光还在转;一个介于规则与不规则的,圈。

那一枚枚豆粒上的颜色,没有褪,就安放在,我随身的行囊里。

却,渐渐地,相思的角度,变得模糊不清。

 

疼痛,持续着;不得不承认,有时候,我是疯的;回首的栏杆下,无人。

圆,是一个美好的期盼,而我知,穷尽此生,我再不能走回到那个原点,那个蝶飞花舞的原点;只希望,这剩余的弧线,别太长了,因为,好累。

是心不够诚,所以我至今未能梦到,千呼万唤的节奏,早已凌乱不堪。

记否,曾愿,莫有来生,唯与你,消失在这片,茫茫浩宇

 

【流浪*悠然】

 

一幅简约山水的画卷,两个相偎绵长的身影;路过的流年,把诗意埋藏在曾经风驻的渡口,一路向西;而从此,也埋葬了两颗,毫无形状的心。

走;我只用了一个动作,便完成了导演安排好的角色。习惯了伪装,面具上的微笑沉若千斤;也许,仅再需一根稻草的重量,我便可以,从此刻沉睡的梦中,醒来。

说不清,道不明,真真假假,实实虚虚,时光麻木了所有与记忆有关的神经,雨开始笑。

我的记录里,静谧的幽谷深处,有人一直在等待着,倾听,花开的声音。

 

“人世几回伤往事,山形依旧枕寒流。”乘扁舟一叶,循着流水的方向,与着流年,背道而驰,只为,一场盛大的再次相遇。

见惯了日沉月落,星辰璀黯,泥泞相随,风雨相伴,心中,唯余一份经年里的期待,就在这个不规则圆周之上,极不起眼的一个地方。

没有足迹,来时的路,碎裂成殇;人生这一部影视,无法重播。

也许,太清醒,也是一种错。

 

你,该是怎样的一种状态?徐风,细雨,音润,温婉,惬意,静谧,抑或遗世。我的笔,呆滞不前。

顷刻间,暗香萦绕,欢声嫣然,似近似远,飘渺而盈心;恍见这天地之间,无数精灵喜欣雀跃,诱惑着一幅幅幻化风情的凝形。

一记约念,一隅芬芳,月下花前,没有繁华过后的惆怅,悠然紫陌,红尘之中的红尘之外。伊人,依然,在水一方。

今夜,我会枕着你的名字,入眠。

 

【习惯*莫言】

 

我的愚钝,口不能言心,琵琶弦底暗藏的玄机,如花沐风,如叶漫雨,恬适而安然;石上的清泉,是否也曾洗过铅华,沉淀了沙石,用澄澈映射着这个世界的倒影,春去秋来,时光总是静好。

菩提树下,木鱼的沉默,逐渐成了我现今的状态;盏中的香茗,搁置太久,我不敢饮,而终究是错过了,探知冷暖的瞬间;一脚,狠狠踩住季节的躯体,我听到了,比寂静还要低声的哀号,于是,永恒。

短暂的欢言之后,是你再也看不到的殇,如此,也好。

 

咳嗽,沿着血脉四处逃窜的疼痛,香烟和酒精的抑制,起不了丝毫的作用,咳得嗓子辣了,伸手,杯盏很近,随意可即;醉过很多次,却似乎又一次也未曾醉过。

不想了,不说了,如台前的烛火一般,即便摇曳,亦不肯言语。

这只是我一个人的事,你无需在意。燃烟,熟悉的动作,陌生的味道,我的生命,真的比香烟还长。就这样吧。

 

目光一遍又一遍的打量着见过的、没见过的景物,一行又一行的拼凑着早已存于世间的文字,一段又一段的组合,心境变了,前所未有。

如果,若,也许,或如此不着边际的词语下,究竟隐晦了些什么?谁在乎。

反复,我像一个无赖一样缠着时光的肘;没有愤怒的斥责,没有怜悯的惋惜,什么也没有,依然我行我素,拖曳着我前行,体无完肤;我也不需要,因为,再长的路,总有一个尽头,叫终点。

嘘,静静地,再陪我听一曲人间四月的旋律。就这样吧。

 

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

----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5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